决明(决明小说合集txt网盘)

  • A+
所属分类:中药

决明小说合集txt网盘

决明小说合集txt网盘

决明系列小说

决明系列小说

已经帮你整理好了,私信你了哦,按我头像

狍枭决明

狍枭决明

  还好发的下

  番外 天庭召奉兽之工作内容

  安宁平和,白云悠悠哉哉,清风暖阳,仙乐飘飘中隐约能闻天音,仙境如画,不染俗尘,南天门几十年不见半只妖物擅闯,闲来无事的宝貔——狍枭,晃着毛茸茸长尾,在天门正中央打起盹来。

  日子真清闲,守着天门,不许谁闯入,他当差的这一段时间,也没碰过泼猴闹天庭的事件,真想快快换班,快快回家去抱宝宝,刚刚百花天女身旁的小仙婢拿了瓶香露送他——他不过是正巧撞见一名天将纠缠小仙婢不放,一爪子拍过去打扁那只天将,小仙婢便感激得常常拿些玩意儿来给他——他只想将它洒在宝宝发上身上,让她香得更加美味可口。

  有时总觉得害怕,他对宝宝的依赖,比起她对他的,来得更强烈。

  他是那种需要看得到她、抱得着她、吻得了她,才会感到踏实的男人,她却不同,笑着送他出门上工,笑着要他小心安全,笑着要他尽管去,别担心她……要是必须彻夜留守天门,无法赶回去,她也只是透过娘亲的心音告诉他:“知道了,你自己也要留意安危”,好像仅有他一个人,会对於无法回家抱着她一块入睡而显得在意介怀。

  好啦,他就是黏她啦,怎样?谁规定不行的?!他就是希望她会缠他赖他,要他留在她身边多陪陪她,他就是任性蛮横,希望她的心思只绕着他打转——

  然而,事与愿违。

  她看起来,恬静怡然,适应貔貅居家生活适应得太过良好,连他这只当了几十年貔貅的恶兽亦自叹弗如,她和他的三只姊姊们,相处融洽到他怀疑他才是外来的新进成员。

  有时拖着一身疲倦回去,想搂搂她抱抱她,她倒好,跟瑶貅一块出门去逛人界店铺还没回家,再不然便是陪瑛貅去种菜养花,最过分的是让铃貅拉着去找勾陈喝茶谈天……

  他、他、他、他好嫉妒呀!

  嫉妒那三只小母貅到底缠着他的宝宝是缠个啥劲呀?!

  她明明是他一个人的,专属他的!

  真想拉着宝宝,到外头去另筑小俩口私人天地,却怕自己看守天门时,独留在家的她会感觉寂寞而作罢。

  当然,她也不是完全忽略他,她还是那只一心一意爱着他的小疫鬼,她的眼神、她的动作、她的举止,都在说明着这项不争的事实。

  多数时间,她会为他等门,用笑容迎接他回家,自然而习惯地在他窝着她坐下后,柔软小掌替他揉按僵硬肩颈,耐心听他说的每一句话……

  他就是要她只看他一人,只重视他一人,他专制又幼稚啦!而她也包容他的专制和幼稚,他明白她,正为了他,想融入他的世界,陪他一块面对他偶尔感到棘手却不知如何相处的“家人们”。

  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他很清楚,只是有时仍然想要要任性,逼她亲口说出:“狍枭,你当然,才是,我,最重要的,谁也,比不上你”,这类甜言蜜语哄他。

  哼哼哼……想到自己那一大家子昨天又回人类奶奶家去小住,貔貅洞只留他和宝宝,他心情整个爽快起来,因为代表着接下来有好几天,他可以独占宝宝,而不用跟谁争抢她!

  喜悦跃上眉梢,狍袅连在梦里也会笑,梦中已经开始想着今夜旖旎美好的欢愉时光,直到——

  “何人擅闯南天门?!”天兵威吓之声,打断美好绮梦,迫使狍枭张开厉眸清醒过来。

  “搞什么鬼?!打断本大爷的好梦?!”狍枭维持巨大兽形,踩着火气腾腾的步伐过来,要瞧瞧是哪只混帐来得如此不是时候!

  发闲许久的看门工作,头一次遇上有人踏入禁地。

  是一只男妖,带着视死如归的肃然表情,要闯南天门。

  “让我过去!我要取药!”男妖舞着大刀,獠牙咧开,嘴唇狰狞抽动。

  “天庭岂是你这等妖物说来便来?!”天兵一左一右拦住他。

  狍枭一眼认出对方。“朱獳?!你是朱獳!”

  男妖讶然。“你识得我?”他可不记得自己认识神兽貔貅。

  “我是狍枭呀!几十年不见!”他乡遇故友,就算交情没多深,看见久违的妖兽朋友,狍枭亦难掩爽快。

  “狍、狍枭?!”朱獳瞪大了墨绿色眼珠,不可思议地将他从头到尾看个仔细。

  “不可能……狍枭早就死了……你……”长得和狍枭完全不相像!

  狍枭虽无朋友,但总还是有一、两只相熟的恶兽,似敌仿友,朱獳便是其巾一个。

  “说来话长,就甭说了吧。你到这里干嘛?”狍枭懒得解释自己由恶兽变神兽的过程,跳过,直接问正事。

  “我要来抢仙药救我妻子!”朱獳没忘掉自己的来意,手里大刀握得恁紧。

  “仙药?哪一种?”

  “百花天女的凝露冰泉。”他的妻子,身中异毒,面容蚀腐,几欲见骨,急需凝露冰泉生肌止疮,才能保住小命。

  “嗯?好像是这个名字没错。”狍枭变回人形,亦是朱獳陌生的俊雅面容,自怀里取出小药瓶。“刚才那只仙婢给我的玩意儿,好像就叫露什么冰什么的,我当只是洒在身上香喷喷的功用罢了。”还以为是增加他和宝宝欢好情趣的小东西。

  “凝露冰泉!”朱獳惊喜。

  “喏。”狍枭像递颗橘一样轻松转手,玉瓶落在朱獳掌心,让原本早已做好以命相搏打算的他,一脸痴呆错愕。狍枭耸肩道:“你不是要?拿去呀。”

  反正他的宝宝冰肌玉骨,也不太需要靠这露什么冰什么来保养一身软呼呼的细皮嫩肉。

  “这……这么简单?”朱獳仍不敢置信。

  “不然哩?”狍枭对一旁想表达反对之意的天兵天将做了鬼脸。

  “我都准备好要经过一场殊死乱斗……”

  “以前看门的神兽,从不听别人来意为何,二话不说就开扁,老以为神和妖就该势不两立,好像我们妖物踩进神族的居所便会弄脏他们的地,啐,当我们爱来吗?你看你,也是为了拿一瓶药去救妻子,他们就大大方方的给嘛、给了也没损失,再炼又是一大锅,还能少打一场架,不是省事省力多了吗?还分什么仙药仙人专用?”这番话,由守门神兽口中说出来自是不妥,但他是狍枭,当过恶兽,吃过天人的亏,立场当然不像纯种神兽高高在上,视众妖如草芥,尤其他还站在朱獳那边,用了“我们”两字,同仇敌忾。

  “对呀……我只是想求药救妻子,能不动干戈,我也不想动……”要上门面对天兵天将外加守门兽,他也是会抖的,好吗?

  “好啦,拿了药就快回去救你妻子,不够再来找我,我帮你去讨一坛。”救妻子……妻子……

  这两个字,怎么念起来有一点让他心口痒痒?

  对了对了对了!妻子!难怪他觉得宝宝身上少了什么!不,应该说,他觉得自己是哪儿感到不踏实。名分嘛!她没给他一个名分——害他名不正言不顺,才老担心失去她,担心她被别人拐跑。

  “狍枭……”朱獳动容不已。

  “去去去去去……”狍枭挥手赶他快快走,还在这里浪费时间感动啥鬼!

  朱獳千谢万谢,抱着小小药瓶,抹泪走人,狍枭变回兽形,慵懒的窝回原地,继续去睡,管他天兵天将在他耳边叨叨念念也全当他们是个屁!

  什么仙药无比珍贵,岂能胡乱送给妖物浪费?

  什么天庭不容妖物擅闯又轻易离开,将破坏天庭威名?

  什么神兽应该除尽世间邪物,以保世间祥乐?

  啧,理你哩。

  他要接续刚刚没作完的好梦,以及认真想想晚上如何叫宝宝赔他一个名分,这应该不费劲,她任他予取予求惯了,一定会答应当他的妻子,他只要在她身旁磨蹭两下、软绵绵喊几声宝宝,挠着、偎着、求着,她连心肺脾胃都愿意掏出来借他玩玩!当然他不需要她挖肝取脏,只要她点头嫁他。嫁娶这件事,对貔貅和恶兽是不怎么重要啦,但他有一个当过人类的爹,和老嚷着想要孙媳妇的奶奶,自是很清楚嫁娶所代表的意义,宝宝又是只从一而终的女娃娃,一旦确定夫妻关系,她一定会是个好妻子,把他按捺得服服贴贴、照顾到无微不至,也不会……老担心自己融不入他那一大家族中,而心存忐忑。

  给他一个名分,让他理直气壮地享受她的奉献和疼爱,独占得名正言顺。

  给她一个名分,让她不再自卑於疫鬼与貔貅间那条无形鸿沟,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冠他方家的姓氏。

  以后,他也能像金貔嚣张地将“我妻”挂嘴边,好似怕全天下有谁不知道他身旁那只人类小姑娘是他娘子一样……

  我妻子宝宝……我妻子宝宝……真顺口!

  “呵呵。”

  “这也是天尊您预料的结果?”

  天门之上,云雾深处,老仙翁与武罗两位天人将此幕看完而未现身干扰狍枭的处置方式。

  “你不觉得,这样的天庭召奉兽很特别、很不错吗,呵呵……也许,他的行事风格,会带来另一种‘大同’的境界。”

  不该在神与妖之间,划下界线,也许模糊些,亦能产生另类和平。

  曾为恶兽的神兽宝貔,本身便是矛盾并存的个体,他称不上善类,但也恶得零零落落,他懂妖物的心理,又拥有貔貅的本领,他不是只以貔貅之眼看万物,多加了恶兽的经历,他处世态度不如碧貔清高冷傲、嫉恶如仇,却能与妖物们称兄道弟,攀攀关系。

  碧貔从不多听妖物废言,只要妖物踏进禁地,先咬再说;狍枭并非比碧貔多一分耐心,倒是他对召奉兽职责的漫不经心,让他多了更多时间去听听欲闯天门之徒有何贵干,毋须再为区区小事而大动肝火。

  少一分对立,多一分倾听,许多争端皆能闪避。

  “我认为您这盘棋,布局了好久。”远从狍枭他爹入世成为人类……不,兴许是更早之前,便开始了棋局。

  “还没下完呢,这盘棋呀,如同世事,每一步,都可能改变,每一颗棋,都朝着各自的想望去走,我并非下棋者,我不过是观棋之人罢了。”

  他想再往下看去、看那只恶兽与神兽共存的天庭召奉兽,将为天界带来多大的改变或……对固有守旧的破坏及革新,真教人倍觉好奇及期待呐——

  呵呵。

  意料之外Part Two 决小明

  上一本呐喊过意外发生的前因后果,这一本就……省略好了(喂)。

  总之,貔貅一族的故事,在这一本终於结束了,欢迎大家去找前两本来读哦(打广告!)。

  最近,取书名有越来越混的迹象,已经进展到直接拿主角名字来用的顺手了……偏偏我的主角名也不是多文雅的那一种(拭汗),常常让我处在一种“这样取书名真的没问题吗?听说有读友是用书名来决定读或不读那本小说”的恐慌之中。

  我很羡慕大家取书名的功力,不介意的话,请大家分一点天分给我(喂!最好是天分可以分啦),让我不用每次想书名(和系列名)都想到很想逃进电动世界去放空一下下……

  由於狍枭这孩子的故事是番外篇中的番外篇,所以他的书名完全是状况外,本来已经不打算遵循什么系列名的规范(也没人规定同系列的书名都要字数相同吧……),直接决定用在文中不断不断出现的那句台词当书名——《嘿,跟我交配好不好?》——谁教它被我打出来的频率高到我觉得“就是它!”了,但最后还是被我的理性阻止了这股冲动(老实说,我也是会担心这本书放在书架上时,大家对它的观感……这么一丁点的羞耻心,我还是有的……

  幸好狍枭的名号很多,可以让我一个一个慢慢挑……

  嗯,好吧,名号虽然很多,但能当书名的……没有。

  很可悲地察觉到这个事实的我,默默地(或是说自我放弃地),在档案名称上打上了“宝貔”,心想,反正最糟糕就是用这一个了,默哀三秒,又快快乐乐去工作打字(完全把书名抛到脑后)——

  那为什么现在书皮上出现的书名,竟然不是“宝貔”呢?!

  我也不知道耶,(被拖出去打一顿)。

  反正就在我安心工作了好久好久好久的某一天(快交稿了》,突然觉得不喜欢《宝貔》这个书名(它和金貔的“貔”重复了……),所以在我交出去马大爷家后,很快又被我刷掉。

  “对了!貔貅又叫帝宝!宝宝又正好是男女主角的名字!就叫帝宝!”很自high的冒出一这个念头。

  但是,书展上的海报如果挂上了“帝宝”,我怕大家会误以为禾马转型做房仲业(来哦来哦!三房两厅两卫浴,坪数八十坪,附停车位,总价一亿!)

  最后,没什么挣扎地,用了狍枭最初也是他自己唯一承认过的名字做书名(还真是……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orz。)

  狍枭的狍,读音是“ㄆㄠ”,音同“咆”,念起来雷同於“咆哮”,哮可以读做“ㄒㄧㄠ”或“ㄒㄧˊㄠ”,狍枭的枭是发前一个的“ㄒㄧㄠ”,人家都会念了吗?当初替狍枭取名时,就觉得这只讲话很会吼的小子,叫咆哮真是对味,所以找到这种食人恶兽的名字时,一眼就决定是它了,只是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它还被扶正成为书名,果然世事难料,没关系,人生就是这样才充满惊奇或惊吓嘛……

  大家书名多念几次,就会觉得它顺口一点(请不要嫌弃它……)。

  题外话,还有宝宝(女的那只)的说话方式,要麻烦大家自己无视“,”和“……”,才能拼凑成完整句子哦,不是为了混字数(都爆了,也没什么好混的orz),而是她小小的结巴和不擅开口使然、相较於伶牙俐齿的狍枭,她虽然吃亏,不过按照一物克一物的言小定律(啥时有这种东西?)狍枭一定会被她吃得死死的,请大家不要担心她的将来,吵架吵不赢没关系,不用费力开口骂人就能引发狍枭小小良心不安,进而低头认错,我想,她就是魔王背后的超人隐藏魔王吧?(对吼,宝宝的肉体实际年龄也比狍枭年长,狍枭是精神年龄比她大很多,只是狍枭是幼稚派的男主角,刚刚突然发现,狍枭的名字加起来变成了大同宝宝……好、好诡异的巧合,我在取名时,没有想到这层0rz)。

  狍枭,要乖乖看门哦,恭喜你找到工作,不再是无业游民(被耙)。

  狍枭:“竟敢安排我沦为神族看门狗!”汪汪汪汪汪……

  腐小明:“这年头工作难找,能去看守天庭宝库,是铁饭碗耶……你难道想成天在家混吃等死,只顾下半身幸福,其他工作成就感都不要吗?而且,你以后会变成天庭看门狗……不,是看守神兽中最大只的耶(就是看门兽的头儿,但要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后)。”

  狍枭:“神兽要什么工作成就感……最好金貔和我家两老也懂那是啥鬼啦!”

  宝宝:“真的,好好哦,可以,在书展,首卖……好,光荣,谢谢,小明,给狍枭,出书机会,谢谢……请大家,多多,支持哦。”

  狍枭:“你干嘛还谢那颗圆球?!她在书里破坏我的形象,害我这样又这样那样又那样——”

  宝宝:“可是……我真的,很开心,在书展,和大家,见面,好荣幸、好紧张、好隍恐,也好快乐……”

  腐小明:“对呀,不然我差点就直接跳过这一本,和下一本相亲相爱,书展就换其他角色上场了。”(还不赶快跪下来谢恩,哼哼哼)

  宝宝,“谢谢,小明,狍枭,你也,一块来,谢谢,小明。”(鞠躬)。

  狍袅:“我只想抓破她你还叫我(扬高八度)”瞄一眼宝宝闪亮亮眼睛,闪呀闪呀闪呀闪呀闪呀闪……闪呀闪呀闪呀“……(低五度)说谢谢就不用了吧,很、很丢脸耶……(再软二度)我默默把感激放在心里行不行?”

  “……谢谢你,小明!”(狍枭)

  (作者挺胸骄傲貌,鼻孔朝天四十五度,先狂笑十分钟)

  在这里率领所有写过的角色,和大家拜个晚年,祝大家心想事成、平安健康、美满幸福哦!(撒小花)!

  貔貅咬财给大家唷!送大家发财(嘻)。

  狍枭。“哼哼,我们去旁边单独聊聊(勾肩搭背)。”宝宝已经被支开,你死定了。

  小明:“你想做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回去乖乖写稿我很忙的……”

  (拖走)

决明小说神兽系列txt

决明小说神兽系列txt

女人可以长期喝决明子吗

女人可以长期喝决明子吗

决明子茶不可以长期喝。因为决明子具有清肝明目、润肠排便的功效,十分适合长期面对电脑的白领们,所以不少人都经常用决明子来泡茶喝。但是实际上,决明子茶是不适宜长期饮用的。

虽然决明子具有清热平肝、降脂降压的功效,但是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有它的两面性,作为一味中药,决明子性凉,一般人都不宜多喝的。决明子茶也尤其不适合脾胃虚寒、脾虚泄泻的患者服用,如果长期喝决明子泡的茶会导致肝肾功能受损,影响身体健康。

另外,如果长期饮用决明子茶,轻则引发月经不规律,重则使子宫内膜不正常,从而诱发早产,所以准妈妈们更是不能喝决明子茶。

决明除药用成分外,还含有多种维生素和丰富的氨基酸、脂肪、碳水化合物等。坚持喝对便秘有很好的效果。用决明子做的茶,是夏天里一种很好的清凉饮料,既能清肝明目,宣散风热,又能益肾补精,润肠通便。 

扩展资料:

决明子简介:

1.决明子,中药名。是豆科植物决明或小决明的干燥成熟种子,以其有明目之功而名之。秋季采收成熟果实,晒干,打下种子,除去杂质。决明子味苦、甘、咸,性微寒,入肝、肾、大肠经;润肠通便,降脂明目,治疗便秘及高血脂,高血压。清肝明目,利水通便,有缓泻作用,降血压降血脂。

2.用于目赤涩痛,羞明多泪,头痛眩晕,目暗不明,大便秘结。补肝明目:决明子一升,蔓荆子二升,以酒五升煮,曝干为末。每饮服二钱,温水下,日二服。

3.目赤肿痛:决明子炒研,荼调敷两太阳穴,干则易之,一夜即愈。《医方摘玄》癣疮延蔓:决明子一两为末,入水银、轻粉少许,研不见星,擦破上药,立瘥。《奇效良方》

4.煎服,9-15g;用于润肠通便,不宜久煎。气虚便溏者不宜用。决明子:除去杂质,洗净,干燥。炒决明子:取净决明子,照清炒法(附录IID)炒至微鼓起、有香气。用时捣碎。

5.草决明为一年生、直立、粗壮草本,高1-2米。决明花黄色,荚果细长,四棱柱形;小决明植株较小,荚果较短。生于山坡、路边和旷野等处,喜高温、湿润气候。适宜于砂质壤土、腐殖质土或肥分中等的土中生长。

6.产地是长江以南地区都有种植,主产于安徽、广西、四川、浙江、广东等地。《本草纲目》:除肝胆风热,淫肤白膜,青盲。《中华本草》述其应用较为广泛,载曰:“清肝益肾,明目,利水通便。主治目赤肿痛,羞明泪多、青盲、雀目、头痛头晕、视物昏暗、肝硬化腹水、小便不利,习惯性便秘。外治肿毒、癣疾。”

7.《本经》:“治青盲,目淫肤赤白膜,眼赤痛,泪出,久服益精光。决明子,其味咸平,《别录》益以苦甘微寒而无毒。咸得水气,甘得土气,苦可泄热,平合胃气,寒能益阴泄热,足厥阴肝家正药也。亦入胆肾。肝开窍于目,瞳子神光属肾,故主青盲目淫,肤赤白膜,眼赤痛泪出。《别录》兼疗唇口青。《本经》久服益精光者,益阴泄热、大补肝肾之气所致也。”

8.《本草求真》:“决明子,除风散热。凡人目泪不收,眼痛不止,多属风热内淫,以致血不上行,治当即为驱逐;按此苦能泄热,咸能软坚,甘能补血,力薄气浮,又能升散风邪,故为治目收泪止痛要药。

9.并可作枕以治头风,但此服之太过,搜风至甚,反招风害,故必合以蒺藜、甘菊、枸杞、生地、女贞实、槐实、谷精草相为补助,则功更胜。谓之决明,即是此意。《本草正义》:决明子明目,乃滋益肝肾,以镇潜补阴为义,是培本之正治,非如温辛散风,寒凉降热之止为标病立法者可比,最为有利无弊。

参考资料:决明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