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荆芥(荆芥哪些人不能吃)

  • A+
所属分类:中药

土荆芥水团花作用

土荆芥水团花作用

主要成分是土荆芥、水团花。土荆芥:为君药,其性辛温,能散寒、理气。因温能使客于胃肠之寒邪除,气机得以通畅,脾胃渐运,脘痛则止,腹胀则除。水团花:活血化瘀,使其气行瘀散,气血和畅则疼痛消失;水团花又具止血生肌、清热利湿之功,故能促进溃疡愈合,其性微寒,可缓土荆芥辛温之列,为本方佐使。两药配合,共凑理气散寒、止痛、清热化瘀、生肌之功。

土荆芥和荆芥一样吗

土荆芥和荆芥一样吗

荆芥是一种常用的中药 解表散寒
属于唇形科植物
【药性】辛,微温。归肺、肝经。
【功效】祛风解表,透疹消疮,止血。

而土荆芥 也是药 但是不很常用
而且有毒
属于藜科植物
【性味与归经】辛、苦,微温。有小毒。
【功能与主治】祛风除湿,杀虫,止痒。用于蛔虫病,钩虫病,蛲虫病;外用治皮肤湿疹,瘙痒,并杀蛆虫。

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荆芥的副作用

土荆芥和荆芥一样吗

  荆芥为唇形科植物裂叶荆芥Schizonepeta tenuifo-lia Briq.的干燥地上部分。始载于《吴普本草》,异名假苏、四棱杆蒿等。中国大部分地区有产,主产江苏、浙江、江西、湖北、河北等地 〔1,2〕 。

  《本草纲目》记载:荆芥,入足厥阴经气分,其功长于祛风邪,散阏血,破结气,消疮毒。……风病、血病、疮病为要药。《本草经疏》曰:假苏,入血分之风药也,故能发汗。……下瘀血入血分,辛以散之,温以行之之功用也。……祛风燥湿散寒,则湿痹除矣。荆芥, 风药之辛温者也,主升主散,不能降亦不能收。《本草
  汇言》亦曰:荆芥,轻所之剂,散风清血之药也……凡一切风毒证,已出未出,欲散不散之际,以荆芥之生用,可以清之……凡一切失血之证,已止未止,欲行不行之势,以荆芥之炒黑,可以上之。大抵辛香可以散风,苦温可以清血,为血中风药也 〔2〕 。

  由此可见,传统中医学认为荆芥为入血分之风药,具有散邪解肌发汗,炒炭止血之功效。味辛,微温,归肝、肺经,用于感冒、头痛、麻疹、风疹、疮疡初起,炒炭治便血、崩漏、产后血晕。
  化学成分研究表明,荆芥主要成分为挥发油,其含量约1.8%,油中主要成分为右旋薄荷酮(d-Men-thone)、消旋薄荷酮,少量右旋柠檬烯(d-Limonene),除此之外尚含有α-蒎烯(α-pinene)、莰烯(camphene)、β-蒎烯(β-pinene)、3-辛酮(3-octanone)等。另外荆芥花穗还含有荆芥苷(schizonepetoside)A、B、C、D、E,香叶木素(diosmetin)、橙皮苷(hesperidin)、木犀草素(lute-olin)、芹菜素-7-O-β-D-葡萄糖苷(apigenio-7-O-β-D-glu-coside)、木犀草素-7-O-β-D-葡萄糖苷,咖啡酸、迷迭香酸等。另外,张丽等从荆芥的乙酸乙酯提取物中分离并鉴定了5个化合物,分别为二十一烷酸、β-谷甾醇、齐墩果酸、熊果酸、胡萝卜甙 〔2,18〕 。 荆芥的现代药理作用研究可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1 解热镇痛抗炎作用

  荆芥挥发油0.5ml/kg灌胃给药,对大鼠有降温作用;25、50mg/kg灌胃给药,对醋酸致小鼠扭体反应有明显抑制作用;0.2、0.5ml/kg灌胃给药对大鼠角叉菜胶和蛋清所致足肿胀有抑制作用,对二甲苯致小鼠耳肿胀、角叉菜胶致小鼠足肿胀、醋酸致小鼠腹腔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及二甲苯致小鼠皮肤毛细血管通透性的增加,也均显示出良好的对抗作用;对小鼠棉球肉芽肿慢性炎症模型也表现出抑制作用。煎剂4.4g/kg腹腔注射对伤寒副伤寒杆菌菌苗精制破伤风类毒素混合剂引起的体温升高家兔有解热作用;14g/kg腹腔注射对醋酸引起的小鼠腹腔毛细血管痛透性增加有抑制作用;煎剂20g/kg腹腔注射对巴豆油引起的小鼠耳部炎症有抑制作用;5g/kg腹腔注射对小鼠热板法有镇痛作用。荆芥镇痛的主要成分为d-薄荷酮,荆芥中分离出的挥发性成分3-甲基环己酮也有镇痛作用 〔3,4,16〕 。

  2 发汗作用

  组织形态学观察发现:荆芥内脂类提取物2、4、8mg/kg体重给大鼠腹腔注射给药,可以明显提高汗腺腺泡上皮细胞的空泡发生率、数密度和面密度 〔19〕 。

  3 对血液系统的作用

  3.1 止血作用 丁安伟等比较了生品荆芥与荆芥炭(经文火炒成炭药)的止血作用。采用Akonob氏法和毛细血管法,家兔2g/kg、小鼠5g/kg剂量灌胃,测定其出血、凝血时间。结果表明,生品不能明显缩短出血时间,但可使凝血时间缩短30%,而荆芥炭则使出血时间和凝血时间分别缩短72.6%和77.7%。说明荆芥经炒炭后有止血作用。荆芥炭的脂溶性提取物 StE有明显的止血作用。对荆芥及其提取物的止血作 用量效关系研究发现,一定剂量范围内,对数剂量与小鼠的凝血、出血时间均呈显著线性相关 〔5,6〕 。

  研究报道,荆芥炭提取物(StE)体内用药对实验动物的血小板聚集无明显影响;体外用药有较低浓度(<0.625mg/ml)时可强烈促进血小板聚集,而浓度高于5.0mg/ml时则呈抑抑作用,且随浓度升高,StE的抑制作用愈加强烈。实验性血栓形成的研究结果表明,StE对血栓形成基本无影响,唯大剂量组(84mg/kg)似有抑制倾向。实验结果提示:荆芥炭提取物StE对血液系统的作用具有双向性,即既有很强的止血作用,又在大剂量时表现出一定活血倾向。可能与StE可使实验动物血浆PGE含量水平明显升高等因素有关 〔7〕 。

  研究表明,荆芥炭提取物StE的止血作用是通过体内促凝血和抑制纤溶活性的双重途径来实现的。StE可显著缩短实验动物的血浆凝血酶原时间(PT)、凝血酶时间(TT)、白陶土部分凝血活酶时间(KPTT)、血浆复钙时间(RT),并具有体内抗肝素作用。同时可以明显缩短优球蛋白溶解时间(ELT)并增强纤溶活性(FA)。血浆硫酸鱼精蛋白副凝(3P)试验和乙醇胶试验(EGT)均为阴性,排除了大剂量使用StE时可以引起弥漫性血管内凝血(DIC)的可能性 〔5〕 。

  3.2 对血液粘度的影响 StE乳剂(0.7%、1.4%)对大鼠PO给药连续5天,能明显增加大鼠的全血比粘度(高切、低切)和RBC压积,而血浆比粘度和RBC电泳时间无明显改变,StE组动物RBC数有上升趋势,但对血小板数影响不明显 〔11〕 。荆芥内脂类提取物2.0、4.0、8.0mg/kg体重腹腔注射能显著降低全血比粘度,大剂量组尚能降低红细胞的聚集性 〔19〕 。

  4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徐立等研究发现,荆芥醇提物5.0mg/kg和10.0mg/kg剂量组对甲型流感病毒A/PR/8/34(H1N1)感染小鼠死亡率具有显著的保护作用,死亡抑制率达40%和50%,1.7mg/kg、5.0mg/kg、10.0mg/kg剂量组能明显降低H1N1病毒感染小鼠肺指数值,肺指数抑制率分别达26%、30%和31%,实验证实荆芥醇提物具有较好的抗H1N1病毒作用 〔15〕 。

  研究表明,50%荆芥煎剂每鸡胚0.1ml对甲型流感病毒PR8株无抑制作用。在1m3试验柜内,按240mg/小时速度加热蒸发中草药苍术、荆芥复方消毒剂90分钟,可将空气中的金黄色葡萄球菌杀灭100%。在70m3室内有人情况下,按上述速度蒸发药液60分钟,可杀灭空气中自然菌69.73% 〔12〕 。

  5 对平滑肌作用

  小剂量StE(2.5×10 -5 ~5×10 -5 g/ml)对家兔离体肠管平滑肌呈兴奋作用,该作用可被阿托品拮抗。大剂量StE(>5×10 -5 g/ml)则呈抑制作用,且可拮抗由BaCl 2 所致肠痉挛性收缩 〔10〕 。

  StE在一定浓度(8.0×10 -6 g/ml~1.6×10 -6 g/ml)时,可对大鼠离体子宫产生一定的兴奋作用,且该作用随着剂量的加大而有所增强,但至一定浓度(3.2×10 -6 g/ml)时作用强度不再增加〔8〕 。 荆芥挥发油能直接松弛豚鼠气管平滑肌,最低有效浓度为1×10 -4 g/ml,并能对抗组胺、乙酰胆碱所引起的气管平滑肌收缩作用。以喷雾法(0.2ml/min的速度,喷雾1分钟,吸入2分钟)和灌胃法(0.5ml/kg)两种途径给药,对豚鼠药物性(2%乙酰胆碱和0.1%组胺等量混合液)哮喘均有明显的平喘作用。小鼠酚红法,以灌胃(0.5ml/kg)和腹腔注射(0.25ml/kg)两种途径给药,均具有祛痰作用。挥发油对致敏豚鼠气管平滑肌释放SRS-A具有抑制作用;以正常豚鼠回肠为标本,可以看出挥发油具有直接拮抗SRS-A的作用 〔8〕 。

  6 抗氧化作用

  研究发现荆芥中分离出的黄酮及若斯马林酸(rosmarinic acid)等11种化合物均能抑制大鼠脑匀浆脂质过氧化物(LPO)的生成。对来自LBL-1的5-LOX和来自兔血小板的12-LOX的损害有抑制作用 〔1〕 。

  7 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孙世锡等研究发现芥穗有明显抗补体作用。芥穗中分离的薄荷酮、胡薄荷酮、Schizonol、Schizonodiol、橄榄内脂、zonepetoside A、D、E、橙皮甙、橙皮素、香叶木素及毛地黄黄酮多少具有抗补体作用 〔1〕 。

  8 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

  家兔腹腔注射荆芥挥发油0.5ml/kg,可见活动明显减少,四肢肌肉略有松弛,呈现镇静作用 〔8〕 。1%StE乳剂200mg/kg灌胃给药,对正常小鼠外观行为、自主活动均无明显影响 〔10〕 。

  9 其他作用

  荆芥有较弱的抑制癌细胞作用。荆芥可促进汗腺分泌,增强皮肤血液循环。挥发油有局部止痒作 用;挥发油对大鼠被动皮肤过敏反应(PCA)有一定的 抑制作用。荆芥对毛囊有明显促生长作用。芥穗配于复方中或单用对皮肤病均有较好的治疗作用 〔1,8,17〕 。

  10 毒副作用

  荆芥煎剂小鼠腹腔注射给药,LD50为39800±1161.2mg/kg,StE家兔口服LD50为2.652±0.286g/kg,腹腔注射LD50为1.945±0.072g/kg 〔4,5〕 。StE乳剂小鼠ip LD50=1.945±0.207g/kg,po给药LD50=2.652±0.286g/kg。荆芥挥发油小鼠灌胃LD50为1.22±0.31ml/kg。

  荆芥临床应用中常与防风等祛风药物配伍使用,主要集中在治疗感冒、皮肤病及产后血晕等个方面。

  综上所述,现代药理研究主要针对荆芥祛外来风邪之功效及荆芥炭的止血功效进行了相应的药理作用研究,其结果为荆芥的临床应用提供了一定的药理学依据。但对于传统记载中“荆芥为风病、血病、疮病之要药”的现代内涵的全面阐释而言这仅为一部分,特别是其在“内风”的治疗应用目前并无详细的研究报道,且很多作用的作用机制、有效部位及两者之间关系的系统研究报道亦很少,都有待进一步深入。挥发油是解表药辛味药性的重要物质基础之一,针对目前解表药挥发油的研究中存在系统比较及机理研究不足的情况,我们亦认为对解表药中配伍广泛的荆芥的主要有效部位挥发油,在目前研究的基础上(主要集中在缓解支气管平滑肌痉挛、过抗敏、镇静、祛痰等方面)进行更深入和广泛的研究,对其临床合理用药及该类植物的开发利用具有一定意义。

吃荆芥有什么坏处

吃荆芥有什么坏处

  荆芥为唇形科植物裂叶荆芥Schizonepeta tenuifo-lia Briq.的干燥地上部分。始载于《吴普本草》,异名假苏、四棱杆蒿等。中国大部分地区有产,主产江苏、浙江、江西、湖北、河北等地 〔1,2〕 。

  《本草纲目》记载:荆芥,入足厥阴经气分,其功长于祛风邪,散阏血,破结气,消疮毒。……风病、血病、疮病为要药。《本草经疏》曰:假苏,入血分之风药也,故能发汗。……下瘀血入血分,辛以散之,温以行之之功用也。……祛风燥湿散寒,则湿痹除矣。荆芥, 风药之辛温者也,主升主散,不能降亦不能收。《本草
  汇言》亦曰:荆芥,轻所之剂,散风清血之药也……凡一切风毒证,已出未出,欲散不散之际,以荆芥之生用,可以清之……凡一切失血之证,已止未止,欲行不行之势,以荆芥之炒黑,可以上之。大抵辛香可以散风,苦温可以清血,为血中风药也 〔2〕 。

  由此可见,传统中医学认为荆芥为入血分之风药,具有散邪解肌发汗,炒炭止血之功效。味辛,微温,归肝、肺经,用于感冒、头痛、麻疹、风疹、疮疡初起,炒炭治便血、崩漏、产后血晕。
  化学成分研究表明,荆芥主要成分为挥发油,其含量约1.8%,油中主要成分为右旋薄荷酮(d-Men-thone)、消旋薄荷酮,少量右旋柠檬烯(d-Limonene),除此之外尚含有α-蒎烯(α-pinene)、莰烯(camphene)、β-蒎烯(β-pinene)、3-辛酮(3-octanone)等。另外荆芥花穗还含有荆芥苷(schizonepetoside)A、B、C、D、E,香叶木素(diosmetin)、橙皮苷(hesperidin)、木犀草素(lute-olin)、芹菜素-7-O-β-D-葡萄糖苷(apigenio-7-O-β-D-glu-coside)、木犀草素-7-O-β-D-葡萄糖苷,咖啡酸、迷迭香酸等。另外,张丽等从荆芥的乙酸乙酯提取物中分离并鉴定了5个化合物,分别为二十一烷酸、β-谷甾醇、齐墩果酸、熊果酸、胡萝卜甙 〔2,18〕 。 荆芥的现代药理作用研究可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1 解热镇痛抗炎作用

  荆芥挥发油0.5ml/kg灌胃给药,对大鼠有降温作用;25、50mg/kg灌胃给药,对醋酸致小鼠扭体反应有明显抑制作用;0.2、0.5ml/kg灌胃给药对大鼠角叉菜胶和蛋清所致足肿胀有抑制作用,对二甲苯致小鼠耳肿胀、角叉菜胶致小鼠足肿胀、醋酸致小鼠腹腔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及二甲苯致小鼠皮肤毛细血管通透性的增加,也均显示出良好的对抗作用;对小鼠棉球肉芽肿慢性炎症模型也表现出抑制作用。煎剂4.4g/kg腹腔注射对伤寒副伤寒杆菌菌苗精制破伤风类毒素混合剂引起的体温升高家兔有解热作用;14g/kg腹腔注射对醋酸引起的小鼠腹腔毛细血管痛透性增加有抑制作用;煎剂20g/kg腹腔注射对巴豆油引起的小鼠耳部炎症有抑制作用;5g/kg腹腔注射对小鼠热板法有镇痛作用。荆芥镇痛的主要成分为d-薄荷酮,荆芥中分离出的挥发性成分3-甲基环己酮也有镇痛作用 〔3,4,16〕 。

  2 发汗作用

  组织形态学观察发现:荆芥内脂类提取物2、4、8mg/kg体重给大鼠腹腔注射给药,可以明显提高汗腺腺泡上皮细胞的空泡发生率、数密度和面密度 〔19〕 。

  3 对血液系统的作用

  3.1 止血作用 丁安伟等比较了生品荆芥与荆芥炭(经文火炒成炭药)的止血作用。采用Akonob氏法和毛细血管法,家兔2g/kg、小鼠5g/kg剂量灌胃,测定其出血、凝血时间。结果表明,生品不能明显缩短出血时间,但可使凝血时间缩短30%,而荆芥炭则使出血时间和凝血时间分别缩短72.6%和77.7%。说明荆芥经炒炭后有止血作用。荆芥炭的脂溶性提取物 StE有明显的止血作用。对荆芥及其提取物的止血作 用量效关系研究发现,一定剂量范围内,对数剂量与小鼠的凝血、出血时间均呈显著线性相关 〔5,6〕 。

  研究报道,荆芥炭提取物(StE)体内用药对实验动物的血小板聚集无明显影响;体外用药有较低浓度(<0.625mg/ml)时可强烈促进血小板聚集,而浓度高于5.0mg/ml时则呈抑抑作用,且随浓度升高,StE的抑制作用愈加强烈。实验性血栓形成的研究结果表明,StE对血栓形成基本无影响,唯大剂量组(84mg/kg)似有抑制倾向。实验结果提示:荆芥炭提取物StE对血液系统的作用具有双向性,即既有很强的止血作用,又在大剂量时表现出一定活血倾向。可能与StE可使实验动物血浆PGE含量水平明显升高等因素有关 〔7〕 。

  研究表明,荆芥炭提取物StE的止血作用是通过体内促凝血和抑制纤溶活性的双重途径来实现的。StE可显著缩短实验动物的血浆凝血酶原时间(PT)、凝血酶时间(TT)、白陶土部分凝血活酶时间(KPTT)、血浆复钙时间(RT),并具有体内抗肝素作用。同时可以明显缩短优球蛋白溶解时间(ELT)并增强纤溶活性(FA)。血浆硫酸鱼精蛋白副凝(3P)试验和乙醇胶试验(EGT)均为阴性,排除了大剂量使用StE时可以引起弥漫性血管内凝血(DIC)的可能性 〔5〕 。

  3.2 对血液粘度的影响 StE乳剂(0.7%、1.4%)对大鼠PO给药连续5天,能明显增加大鼠的全血比粘度(高切、低切)和RBC压积,而血浆比粘度和RBC电泳时间无明显改变,StE组动物RBC数有上升趋势,但对血小板数影响不明显 〔11〕 。荆芥内脂类提取物2.0、4.0、8.0mg/kg体重腹腔注射能显著降低全血比粘度,大剂量组尚能降低红细胞的聚集性 〔19〕 。

  4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徐立等研究发现,荆芥醇提物5.0mg/kg和10.0mg/kg剂量组对甲型流感病毒A/PR/8/34(H1N1)感染小鼠死亡率具有显著的保护作用,死亡抑制率达40%和50%,1.7mg/kg、5.0mg/kg、10.0mg/kg剂量组能明显降低H1N1病毒感染小鼠肺指数值,肺指数抑制率分别达26%、30%和31%,实验证实荆芥醇提物具有较好的抗H1N1病毒作用 〔15〕 。

  研究表明,50%荆芥煎剂每鸡胚0.1ml对甲型流感病毒PR8株无抑制作用。在1m3试验柜内,按240mg/小时速度加热蒸发中草药苍术、荆芥复方消毒剂90分钟,可将空气中的金黄色葡萄球菌杀灭100%。在70m3室内有人情况下,按上述速度蒸发药液60分钟,可杀灭空气中自然菌69.73% 〔12〕 。

  5 对平滑肌作用

  小剂量StE(2.5×10 -5 ~5×10 -5 g/ml)对家兔离体肠管平滑肌呈兴奋作用,该作用可被阿托品拮抗。大剂量StE(>5×10 -5 g/ml)则呈抑制作用,且可拮抗由BaCl 2 所致肠痉挛性收缩 〔10〕 。

  StE在一定浓度(8.0×10 -6 g/ml~1.6×10 -6 g/ml)时,可对大鼠离体子宫产生一定的兴奋作用,且该作用随着剂量的加大而有所增强,但至一定浓度(3.2×10 -6 g/ml)时作用强度不再增加〔8〕 。 荆芥挥发油能直接松弛豚鼠气管平滑肌,最低有效浓度为1×10 -4 g/ml,并能对抗组胺、乙酰胆碱所引起的气管平滑肌收缩作用。以喷雾法(0.2ml/min的速度,喷雾1分钟,吸入2分钟)和灌胃法(0.5ml/kg)两种途径给药,对豚鼠药物性(2%乙酰胆碱和0.1%组胺等量混合液)哮喘均有明显的平喘作用。小鼠酚红法,以灌胃(0.5ml/kg)和腹腔注射(0.25ml/kg)两种途径给药,均具有祛痰作用。挥发油对致敏豚鼠气管平滑肌释放SRS-A具有抑制作用;以正常豚鼠回肠为标本,可以看出挥发油具有直接拮抗SRS-A的作用 〔8〕 。

  6 抗氧化作用

  研究发现荆芥中分离出的黄酮及若斯马林酸(rosmarinic acid)等11种化合物均能抑制大鼠脑匀浆脂质过氧化物(LPO)的生成。对来自LBL-1的5-LOX和来自兔血小板的12-LOX的损害有抑制作用 〔1〕 。

  7 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孙世锡等研究发现芥穗有明显抗补体作用。芥穗中分离的薄荷酮、胡薄荷酮、Schizonol、Schizonodiol、橄榄内脂、zonepetoside A、D、E、橙皮甙、橙皮素、香叶木素及毛地黄黄酮多少具有抗补体作用 〔1〕 。

  8 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

  家兔腹腔注射荆芥挥发油0.5ml/kg,可见活动明显减少,四肢肌肉略有松弛,呈现镇静作用 〔8〕 。1%StE乳剂200mg/kg灌胃给药,对正常小鼠外观行为、自主活动均无明显影响 〔10〕 。

  9 其他作用

  荆芥有较弱的抑制癌细胞作用。荆芥可促进汗腺分泌,增强皮肤血液循环。挥发油有局部止痒作 用;挥发油对大鼠被动皮肤过敏反应(PCA)有一定的 抑制作用。荆芥对毛囊有明显促生长作用。芥穗配于复方中或单用对皮肤病均有较好的治疗作用 〔1,8,17〕 。

  10 毒副作用

  荆芥煎剂小鼠腹腔注射给药,LD50为39800±1161.2mg/kg,StE家兔口服LD50为2.652±0.286g/kg,腹腔注射LD50为1.945±0.072g/kg 〔4,5〕 。StE乳剂小鼠ip LD50=1.945±0.207g/kg,po给药LD50=2.652±0.286g/kg。荆芥挥发油小鼠灌胃LD50为1.22±0.31ml/kg。

  荆芥临床应用中常与防风等祛风药物配伍使用,主要集中在治疗感冒、皮肤病及产后血晕等个方面。

  综上所述,现代药理研究主要针对荆芥祛外来风邪之功效及荆芥炭的止血功效进行了相应的药理作用研究,其结果为荆芥的临床应用提供了一定的药理学依据。但对于传统记载中“荆芥为风病、血病、疮病之要药”的现代内涵的全面阐释而言这仅为一部分,特别是其在“内风”的治疗应用目前并无详细的研究报道,且很多作用的作用机制、有效部位及两者之间关系的系统研究报道亦很少,都有待进一步深入。挥发油是解表药辛味药性的重要物质基础之一,针对目前解表药挥发油的研究中存在系统比较及机理研究不足的情况,我们亦认为对解表药中配伍广泛的荆芥的主要有效部位挥发油,在目前研究的基础上(主要集中在缓解支气管平滑肌痉挛、过抗敏、镇静、祛痰等方面)进行更深入和广泛的研究,对其临床合理用药及该类植物的开发利用具有一定意义。

复方土荆皮酊和凝胶哪个更好 价格分别是多少?

复方土荆皮酊和凝胶哪个更好 价格分别是多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