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紫菀(高山紫菀什么时候种)

  • A+
所属分类:中药

高山紫菀什么时候种

高山紫菀什么时候种

紫菀花种植技术: 整地:紫菀花选择地势平坦、土层深厚、疏松肥沃、排水良好的地块作为栽植地块,种植前深翻土壤30cm以上,结合耕翻,每亩(667m)施入腐熟厩肥3000kg、过磷酸钙50kg,翻入土中作基肥,于播前再浅耕20cm

高山紫菀和紫菀区别

高山紫菀和紫菀区别

紫菀花种植技术: 整地:紫菀花选择地势平坦、土层深厚、疏松肥沃、排水良好的地块作为栽植地块,种植前深翻土壤30cm以上,结合耕翻,每亩(667m)施入腐熟厩肥3000kg、过磷酸钙50kg,翻入土中作基肥,于播前再浅耕20cm

高山紫菀种子

高山紫菀种子

种子在发芽过程中需要充足的水份,所以一般都要求种子播种后保持土的湿润,也就是土不能干燥.但也不能积水.植物一旦出苗了,这时要注意,一是不能在阳光下直射.因为气温较高,土中水分温度一高,就会将嫩弱的根须烧伤而致幼苗死亡.二是土的水分要根据植物的个性需求而掌握湿润的程度.三是浇水时别让水沾上植株.否则也会烂苗.

柔软紫菀

柔软紫菀

上海。
凌晨3点。
去年ASH CRIMSON,为了组队到过的这个遥远的东方大城市,又有一个「人」来访。
中国风格的衣服下,是细长而且短小的身躯,长长的黑发。初看起来象是女性的感觉,不过,全身覆盖着柔软紧绷,很实用的那种肌肉。远看难以判断性别。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不事先做好调查,肯定要吃亏。)
她,哦,他的名字是 紫苑。作为那个时代的名字,还不算太奇怪。
开始虽然对人口增长的幅度很吃惊,但是如果仔细观察行为举止,还是和过去的基本一样。
不管工具和建筑变化了多少,这个还是没有变。
「你这个杀人凶手!」
这个街道上,从古至今没有改变过,有人发出了这种负面感情的下的猛烈喊叫。
上海错综复杂的某处,一个大建筑物的前方只稍微开着一个小口。
声音好像信号一样,立即在出口处聚集了很多人,无数的照相机在闪光,麦克风象长枪一样伸了过去。
(……嗯,是个坏家伙吗?)
出口处,在律师和警备的包围下,被告人出来了。
歪斜的嘴角不检点地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浑浊的眼神轻蔑的瞥着自己以外的其他人。
紫苑看到过那个家伙。
电视和杂志频繁地报道过的连续杀人恶魔。确定没错的已经杀了八个人,当他把第九个人的右眼挖下来的时候,被逮捕了。
在包围那个男人的警备的面前,一个女人发出了悲痛欲绝的喊叫声。
「杀人凶手,杀人凶手! 谁来杀死这个畜牲阿!要不别人还会遭殃的啊!」
女人悲痛的叫着。
今天的被告判决是,犯罪时,被告处于药物的影响而导致的神经衰弱的状态下,虽然被判服刑,但是只有三十年。现在二十多的那个男人,在壮年的时候将再次返回社会。
那个女人,拉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哭诉。
谁,谁能杀了那个家伙。谁,求你们了……。
「那,那个家伙,要了那个家伙的命吧!至少要让知道死之前的痛苦啊!」
这个女人,紧紧抱住了紫苑的袖子恳求。
干枯的没有水分的头发。眼泪和鼻涕浸透的脸完全没有化妆的假气。
瞳孔内露出绝望的失落,脸上透着疯狂的神情。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推开女人打算走开的紫苑的视线,正好碰到了被告人的目光。
那时,那个男人的目光明显在『嘲笑』。
紫苑推开女人肩膀的手停止用力,而是把她拉了回来。
「好」
「……?好?」
「正好碰到。你到那边等着」
紫苑轻轻的推了下她的肩膀。有一种无声的迫力。女人摇摇晃晃的向闪光等的人群走去。
紫苑回过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旁边有一桩正在建设中的大楼,铁管子堆积如山。工具,磨床,工业用的刀。没有上海没有的东西。紫苑满足地点了点头。
「好了」
用了一根铁管子,在附近的工业用刀上磨其中一头。
火星四散,不到三秒钟,那头就被斜着剪短了。
拿在右手里,刚做出来的枪。手感还不错。
大街上人们的视线,至今还集中在那个男人的周围。几乎全部的人,对那个男人的敌意都在不停上升。
紫苑慢慢斜着拿起枪,仰视被建筑物切割的只有椭圆的天空。
一架巨大的客机正好遮住了能看见的天空。轰鸣,完全消除了以外的全部声音。
长枪无声的投向空中。
世界恢复了声响。
「!!」
一刹那,野兽一般的呼声响彻上海的大街。
紫苑投向正上方的长枪,到达了顶点之后,转动着朝 向前弯着身子的男人的背部,准确的掉了下去。
长枪穿透男人背面的腹部,一瞬间从腰的前面穿出后,一条直线扎透右大腿,把那个男人定在地面上。
男人吼叫了一声后,腹腔破裂。法院的混凝土台阶上,象鱼铺的水桶内一样的红黑液体慢慢散开。
那个男人被穿在地上,已经不能呼喊,没有血气的脸,慢慢地寻找紫苑的身影。
紫苑面向着那个男人,扎好了头发露出面孔。男人的呼吸停止了,象坏了的玩具一样,头和双手垂了下来。
一瞬的寂静之后,广场附近向炸了的马蜂窝一样吵闹起来。
看不下去逃出的人。个子矮看不到,询问附近的人。路上呕吐的人。局面混乱得无法收拾。
「那,那……,人……」
在紫苑脚下的女人,猫着腰。结结巴巴颤动着下巴和手指,看的明明白白。
眼前的人、物,对他的心没有丝毫影响。他的瞳孔表现出他象深海里游泳的鲨鱼一样没有任何感情。对在眼前游泳的“杂鱼”等东西也没有什么感觉。好像对眼前的这些小鱼没兴趣,吃那个“半身破裂者”,也只是作为消遣。
「你,你做的……」
尽管那个女人的声音象蚊子一样小,不过,周围的人却注意到了。遭受了恐怖事件的人们,迅速聚在一起。
紫苑一幅败兴的表情,转身背对着女人和广场。
「岁月如梭……唉,可是,一千年过去了,也没进化的怎么样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